2008年1月26日 星期六

音樂愛情故事 - 紙片人

『ㄟ!這個禮拜天陪我好不好。』晴在電話那頭說著。
禮拜天?老子要睡覺耶。
「那個...我要上課耶!」心虛的我。
『喔,好吧...』晴的聲音有些噎哽。
「怎麼了?」我想我的聲音也不輸她吧。
晴是我從高中以來一直暗戀著的人,告白好幾次都被打槍。
最近一次告白是在聖誕節的夜晚。
『你呀。你呀。今天很冷耶!這麼晚怎麼還到我家呢?』晴關心的說著。
「在這麼冷的夜晚,可以讓我陪著妳嗎?」我有點口吃的說。
『OK呀!以前不是常常讓你陪我,今天換我陪你嘛。』晴,妳真傻。
「我是說...」我臉一定很紅。
『嗯?』
「沒事...沒什麼啦!」我真孬。
她有新的男朋友是最近的事情,聽晴說是因為朋友的慫恿所以無法拒絕。
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沒有辦法去反駁這樣的事情。
「怎麼了?」在沉默了30秒後,我擔心的問著。
『他....他又打我了...』晴的聲音此刻聽來和開朗的她差很多。
「明天我去接妳上課,不見不散。」我簡短的說著。
『嗯...』
那個男的,是個小開。除了有錢外其他一無是處。
喝酒抽菸算正常,人際關係除了那一堆酒肉朋友以外只有他的左手和右手吧!
晴第一次被他打的那一天我去找他理論,被球棒打到住院三天。
晴要我別插手管這件事情,她只需要有個人聽她說話。幫她差擦眼淚。
『你遲到了。』晴坐在後座上嘟嘴的說,好可愛的臉龐。
「不要抱太緊啦,肋骨刺到我了。」常常會這樣玩來玩去,今天又嘴癢了。
『你...我也是有胸部的好不好。』晴大聲的抗議。
我注意到晴的身體,比以前瘦了好多。
「這次又為了什麼打妳?」我心疼的問著。
『他以為我有別的男朋友。』晴無所謂似的說著,好像這是一件很稀鬆平常的事情。
「我還要再說什麼妳才聽的進去?」像是背誦般的我說著,每一次每一次都一樣。
「分手」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
『我有我的理由。』一樣的回答由晴口中說出。
「嗯...學校到了。」像是逃離般的我說。
『接我下課。』
「好」
其實我知道理由的,因為他要脅妳周圍朋友的安全吧?
我都知道,當初妳會和他在一起也是因為這樣。
雖然妳要我冷眼旁觀 儘管妳要我忍氣吞聲。
「對不起。」在給晴的簡訊上寫下這三個字。
[記者目前位於昨晚深夜殺人案發現場,死者為某校主任之子與其朋友。記者手邊資料指出案發時間於昨晚11點到今日凌晨2點。]
[死者死狀悽慘,身體被砍了七刀、臉部被硫酸腐蝕、內臟被扯出身體。不排除為情殺。]
『喂?是翔嗎?』晴的聲音好著急
「是阿...」我的聲音一定很虛弱吧?
「從今以後,請妳好好的過下去。好嗎?」
『幹麻忽然說這個阿?你還好嗎?』還是一樣好好聽的聲音。
「很後悔沒有對妳說過一句話,也是最後一句了。」
「我愛妳。」
嘟...嘟...嘟...嘟...嘟...
『喂?喂......?喂...........?』
[記者剛剛收到最新消息,疑似兇手的一名青年被發現陳屍於離案發地點不到500公尺的電話亭。]

沒有留言: